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造纸术意义重大 蔡伦声望大却为何自杀?

2018-03-13 16:44来源:安和康网

公元82年,汉章帝刘炟的皇后窦氏与宋贵人争宠,以“厌胜之术”为由诬陷宋贵人,将其定案下狱,后宋贵人仰药自杀,一出宫斗剧以窦皇后的胜利而告终。在整个事件中,替窦皇后充当狗腿子的人是一名宦官,他的名字直至今天中外皆知,但在当时他不过是个见风使舵的投机者而已,连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能被后世铭记。

造纸术意义重大 蔡伦声望大却为何自杀?

他就是蔡伦。

一、宦官上位

身为宦官,蔡伦是不幸的,在东汉之前,宦官中尚有未阉割者存在;在东汉之后,宦官都是净过身的,蔡伦比较倒霉,他是出生于东汉初年。但他同时也是幸运的,光武帝刘秀称帝后为加强君主集权,将权力尽归尚书台。若皇帝强势、用人得当,皇权将会高度集中,但是汉光武帝、汉明帝以及汉章帝之后的东汉皇帝都是性情温顺之辈,难以掌控朝局,加上外戚斗争愈演愈烈,外戚们为了找来帮手互相制衡,便将宦官推向了历史舞台,让宦官参与朝政

蔡伦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登上历史舞台的。

▲ 蔡伦

蔡伦年少时跟着父亲务农,十五岁入宫,由于聪明伶俐,智商、情商双商都高,蔡伦很快从一个小宦官到小黄门、黄门侍郎。之所以说蔡伦是个投机者,是因为他眼光独到,善于察言观色,更善于站队。

公元82年,窦皇后与宋贵人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窦皇后无子,宋贵人的儿子刘庆是太子,窦皇后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窦氏家族的前途,一定要除掉宋贵人,于是她千方百计找宋贵人的茬,在外让几个兄长窦宪、窦笃寻其过失,在内则让蔡伦等宦官多方诬陷,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窦皇后找到了机会。适逢宋贵人生病,也不知道听哪个人讲兔子能治病,就立即发动亲戚朋友去找,然而这事恰好被伺机整人的窦皇后作了文章。窦皇后立即让蔡伦上书诬其“挟邪媚道”,“欲为厌胜之术”,宋贵人的这一举动也连累了太子刘庆,刘庆被批评“失惑无常”,被贬为清河王,另立梁美人之子刘肇为太子。同时宋贵人被逮捕下狱,而审案的人恰好就是蔡伦,蔡伦已经投靠窦皇后,宋贵人自无生理,在狱中饮药自杀

造纸术意义重大 蔡伦声望大却为何自杀?

公元82年的这波权力争夺战以窦皇后的胜利告终,此时距蔡伦进宫不过七年而已。此事过后,蔡伦成为窦皇后的亲信,开始进入权力中央。

公元88年,刘炟病逝、刘肇即位,窦皇后升级为窦太后。蔡伦自然而然成为宠臣,被封为中常侍,随侍刘肇左右,“豫参帷幄”,秩比二千石。

二、科学技术改革家

正是在刘肇在位期间,蔡伦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身为侍臣,在刘肇面前蔡伦“尽心敦慎,数犯严颜,匡弼得失”,依靠自己的才学和刚直,尽心辅佐小皇帝。而在另一方面,蔡伦更是将自己的科技才华施展得淋漓尽致。

有一次刘肇玩剑的时候剑断了,蔡伦于是主动请缨为皇家锻造刀剑和御用器物。为了锻造出质量上乘的器物,蔡伦苦心钻研工器书籍,亲自铸剑,终于锻造出了坚固耐用的刀剑杯盏等器物。刘肇亲政后天天看繁重的竹简看到累倒,于是心疼皇帝的蔡伦又发明或者说是改进了造纸术

在蔡伦之前已经有“纸”的存在,他改进了造纸术,经此造出来的蔡侯纸迅速推广,“自是天下莫不从用焉”,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社会发展历程,意义重大,造纸术也成为四大发明之一

因为蔡氏造纸术的发明,“蔡伦”两个字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即使在国外也享誉盛名。在1978年出版的麦克·哈特的著作《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中,蔡伦排名第六(后改为第七),足见蔡伦被世人的认可程度。

公元92年,刘肇在另一个宦官郑众的帮助下,清理窦氏外戚。窦宪因谋反被逼自尽,同时死的还有窦笃、窦景等人,窦太后被幽禁。公元97年,窦太后病死。公元105年,刘肇病死,随之掌权的是新的外戚——以邓太后邓绥为主的邓氏,一向见机行事的蔡伦当然投入邓氏门下。邓太后连立两名小皇帝,将朝政牢牢抓在自己手中,蔡伦作为邓太后的得力干将,自然平步青云,被封为龙亭侯、长乐太仆,走向人生巅峰,成为邓太后手下第一人。

直到公元121年邓太后病死,汉安帝刘祜亲政,蔡伦的好日子才到头。因为汉安帝刘祜是刘庆的儿子、宋贵人的孙子,蔡伦自知汉安帝亲政后自己就完了,于是在同年自尽

蔡伦绝对是一个奇才,除了对小皇帝尽心辅佐外,他对科学技术的贡献放在任何时代都是值得歌功颂德的。而究其成功的原因,除了靠他自身的才华外,还依靠强大的时代背景。

宦官的上位得益于外戚的斗争和尚书台集权制度的形成,外戚斗争提供了机遇,尚书台提供了平台,所以自蔡伦、郑众之后各种当权的宦官屡见不鲜。但蔡伦与后来的宦官相比要虚弱很多,远没有达到“宦官五侯”、曹节、王甫这样的高度,他必须要选择投靠一方势力才能生存下去,窦太后之后有邓太后,准确的投机让他受益匪浅。但也正是这些准确的投机让他得罪汉安帝,最后不得不选择自尽。

蔡伦一生经历四帝二后,位列九卿,封得侯爵,但这些名号与他的造纸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