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焦点 >

地球上1年没婴儿出生竟会出这事

2018-11-08 16:14来源:凤凰网

原标题:全球发愁怀孕太难

我们已经习惯了看到新生儿如天使般纯洁的笑脸,看到凸着肚子的孕妇笨重而幸福地走在大街上。然而,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都已消失,地球上再没有一个婴儿出生,世界将变成怎样?

面临不孕: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人类之子》将“不孕潮”席卷下,人们的恐慌与绝望心态刻画得淋漓尽致:就在不远的2027年,当“不孕率达到90%”、“18年来地球上没有一个婴儿出生”时,一个女人坐在轮椅上,发呆的眼神盯着新闻图片所报道的事实;外面的世界已陷入一片混乱,有人开始四处打劫、年老体弱的人被无情地实施安乐死;当一名来自非洲的女孩奇迹般怀孕,久违的婴儿啼哭再次响起,所有人脸上都燃起了希望,世界再次恢复秩序。

现实生活中的冲突永远不会像电影里一样激烈,但不孕所带来的痛苦,只有那些亲身经历着的人才能体会到。各大网络论坛中,很多女性诉说着自己的不孕经历,最常见的字眼就是“以泪洗面”以及“我的心都碎了”。常女士今年35岁,自从做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后,一直没有怀孕。手术前曾经怀过两次,都以流产而告终。“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怀不了孕,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都看了无数次,哪能给我希望我就上哪去看,苦涩的中药不知道喝了多少,一闻那味就要吐,可一想到朝思暮想的孩子,我都能忍。”

有人为了要个孩子殚精竭虑,有人却因为人为原因导致不孕。在美国,一位叫惠来特的女经济学家指出,事业有成的女性生育年龄越来越晚。年薪超过10万美元的职业女性中,有近一半在40岁以后还没有孩子。当她们决定要一个孩子时,年龄成为横在面前的一道障碍,“不孕”危险大大增高。类似的原因也导致欧洲成为全球不孕最频发地区。目前,欧洲大约每6对夫妇中,就有一对患有不孕症。而中国女性随着学历越来越高、收入越来越高,不孕率也跟着升高,迅速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更为严重的是,很多中国女性即使怀了孕,也不代表可以放心地生下一个健康宝宝。有统计表明,目前自然流产率达到15%—20%,流产次数越多,下一次流产的几率就越高。频繁人流导致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已经占到不孕的1/3。伴随着环境污染加重、病毒感染、用药不当等原因,新生儿畸形和严重疾病比例也逐年增高。

造成不孕:人类发展付出的代价

“造成不孕的原因,女性占35%,男性占35%,男女都有占20%,还有10%是原因不明的。”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中医男科主任医师王传航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对于男性来说,最普遍的一个原因就是精子出现少、弱、畸形的状况。有统计表明,与三四十年前相比,中国男性每毫升精液所含精子数量,已经从1亿个左右降至目前的2000万到4000万个。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的,目前医学界也说不清楚,只能说和环境污染等因素有关。“对于女性来说,导致一个人不孕,可能同时存在两三种原因,最主要的是输卵管功能异常和各种炎症,以及子宫内膜异位和流产合并疾病所导致的。还有排卵因素、多囊卵巢综合征,紧张、压力大、生活方式不良等。”北京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妇产科主任、生殖医学中心主任乔杰指出。

在欧洲,德国生殖医学会专家维特·斯托克博士告诉记者,生殖医学界将不孕原因归结为以下几种:第一是肥胖。研究发现,体重过重会影响到排卵受精及胚胎着床,使胎儿早期发育不良。肥胖女性常伴有多囊性卵巢,肥胖男性不育几率则为正常男性的两倍。第二是基因原因。尤其男性不育,通常是基因或染色体出了问题。第三是现代生活方式产生的不良影响。如过度节食、吸烟饮酒、熬夜、巨大的工作压力等。第四是环境污染。人类每年要制造出1000多种有害的化学合成物质,如水源、空气、食物中含有的铅、镉、汞等重金属污染物;电子、制药、干洗中的甲苯、二甲苯等有机溶剂;甚至化妆品、儿童玩具、食品包装中的软化剂邻苯二甲酸酯。此外,性传播疾病发病率上升,患衣原体疾病等也是欧洲不孕症增加的原因。

治疗不孕:痛苦而漫长的过程

11月4日下午2时30分,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门诊大厅里,记者看到,坐在这里等候的女性一脸焦虑,她们三五成群,操着各地口音,热烈地讨论着都做了什么检查、以往的治疗有没有效果。年纪大的一般久病成医,提醒新来的人“月经来的第一天和第二天最重要,第一天要取内膜,可疼了”,边说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接着又充满期待:“不过现在都忘了,光想着美好的前景了。”年轻一点的望着身边同样愁眉不展的老公,脸上的表情有种决绝:“这事不解决,干啥都没心思,今年我们把门市关了,下半年就干这一件事!”

对孩子的强烈渴望让不少不孕女性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求医、治疗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她们不仅要忍受生理上的不适,更要经受心理上巨大的压力。乔杰告诉记者,不孕的治疗,主要依原因而定。对于女性来说,有炎症的要先消炎;有畸形的可以手术矫正;输卵管不通的,应该先手术疏通输卵管。“不孕的检查需要在月经周期特定的时间做,治疗也一样,像监测排卵,每月月经中间的一周左右检查。由于每月只有一天排卵,一次妊娠的机会,因此检查和治疗是个长期过程。像子宫内膜、输卵管通畅检查,虽然会在生理上给她们带来一定的痛苦,但对了解不孕的原因很重要,属于一般的常规检查,没有大的不良影响。”

“即使是人工授精或试管婴儿这种辅助生殖技术,目前治疗一次的成功率都没有超过50%的。”它们并非救命的稻草,而是脆弱易折。乔杰说,“我就碰到过一些外地病人,她们宁愿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医院附近狭小的出租屋里,也不愿回家。”这种心理上的紧张与焦虑反过来又会影响治愈率,降低子宫内膜接受能力,久而久之成为恶性循环。

辅助生殖:地上地下同时进行

对于不孕又想要个孩子的夫妇来说,最终都会求助于人工授精或体外受精等辅助生殖技术。有人将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称为“北方最大的试管婴儿基地”,据说每天从凌晨5时开始,这里的大门前就排起了数十米的长龙,很多夫妇来此等待接受人工受孕。辅助生殖技术国际监督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全球每年有21.9万至24.6万名婴儿在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下得以诞生。

辅助生殖技术的发达也造就了随之出现的副作用:非卫生部准入生殖医学机构滥用技术,一次移植多个胚胎,使双胞胎甚至八胞胎、早产成为常见现象,婴儿死亡和患疾病的风险也有所增加。乔杰认为,不孕不育是种难言之隐,如果没有正常的医疗管理,很容易出现一些误区。比如取出来的精子卵子都给了谁,由此引发的伦理问题,手术该不该做,到底该做多大等等。据记者了解,目前全国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多达400余家,进行人工授精的机构过多过滥,甚至出现众多堂而皇之存在的地下精子库,精液不合格以及来源混乱情况严重存在。

对于“不孕潮”下的女性,乔杰建议:“营养要均衡,蔬菜、水果、高蛋白食物都要吃;体重也要均衡,过重或过轻对排卵都有影响,BMI指数在18—23比较合适。同时还要注意月经期和性生活后的清洁、休息,避免流产后感染引发炎症等等。”

最关键的是一旦发现不孕,一定要及早治疗。女性一过35岁,治愈率明显下降。25—30岁之间,成功率最高。“可到这来看病的,绝大部分已经三十八九岁。”乔杰指出,很多人都是在家试了不少偏方,不管用才来治疗的。偏方不是不能用,有些清热解毒的中药对治疗轻度炎症有效,而一些调整内分泌的药物,则可起到促排卵的作用。“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一旦拖到年龄更大、卵巢失去功能,那就谁也没法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