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焦点 >

荔景邨情杀案始末:凶手叶少文为何斩杀情人梁雪诗

2018-11-07 23:06来源:环球网

荔景邨情杀案始末:凶手叶少文为何斩杀情人梁雪诗

荔景邨情杀案是1980年代香港轰动一时的杀人案,案发于1984年5月8日,当时22岁的退役警员叶少文因与女友梁雪诗感情破裂,持刀到女友居住的葵涌 荔景邨家中,斩杀梁雪诗(22岁)、其妹妹梁雪雁(18岁)及其母杨惠群(53岁),造成梁雪诗、梁雪雁身亡,杨惠群重伤。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梁雪诗

案中凶手叶少文与死者梁雪诗原为尖沙咀一间英文书院的同学。毕业后,梁雪诗在布政司署任职文员,叶少文则投考警队,并当上机动部队成员。在1981至1983年,两人渐渐发展成情侣,经常通电话及外出消遣。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梁雪雁

荔景邨凶杀案经过

据中国灵异网了解,叶少文对女友言听计从,为女友戒掉烟酒及赌博习惯;叶少文随后离开警队,有说正是因女友不喜欢他这份工,另一说指他因纪律问题而被革职。案发时,叶少文在酒店当从业员。

不过,梁女家人一直不喜欢女儿与叶少文交往。1983年10月,梁父因病入院,五天后不治,叶少文召来一群朋友为丧事尽心尽力。他们的关系一度转好,叶少文亦搬到女友家居住。同住两个月后,梁女妹妹梁雪雁抱怨叶少文在家发出声浪,影响她温习,叶少文听后挥拳殴打她,导致她牙齿飞脱。梁家事后报警,叶少文亦要搬离梁宅。纵然如此,同年12月叶少文的姐姐结婚时,梁母等人亦有出席婚礼,两家人的关系仍颇密切。

1984年5月,案发前四天,梁母接到叶少文电话,指梁雪诗因病送往伊利沙伯医院医治,她于是立即带同幼女雪雁赶往医院,事后始知受骗。当梁母返家后,看见女儿雪诗赤裸上半身,胸围散在沙发上,梁母一度指她看见女儿被捆绑,嘴巴被塞上东西,但她事后却改口说没有亲眼看见此情况,事件令叶少文与梁家关系完全破裂。梁雪诗原本“雯翠”,妹妹梁雪雁原名“雯绍”,事后才正式改名。

1984年5月8日下午5时30分,叶少文突然到梁家位于葵涌荔景邨乐景楼3楼寓所门外,双膝跪地,当时屋内只有梁母及梁雪雁,梁母纵然多番喝斥,叶少文仍不愿离开。当梁雪诗正要回家时,家人在露台大声喝止,并打手势示意她不要回家,她见状立即报警。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荔景邨情杀案现场

警方接报后,派两名军装警员到场调查,叶少文仍长跪在单位门外,他哭着向警员说要恳求梁雪诗原谅。此时,梁雪诗从屋内对他说,永远不会宽恕他,如他不离开,就会向警员揭露他的“污秽骗局”。警方把案件列作男女纠纷案处理,警员劝喻了近20分钟后,叶少文假意离开,警方亦收队。

不过,叶少文不久后折返案发现场,梁母唯有致电叶少文的父母寻求协助。至晚上7时40分,叶父母从沙田禾輋邨康和楼家中赶抵现场,叶母斥责儿子不顾尊严,其父则劝儿子不要把男女感情看得太重。叶少文只说:“回家没有问题!但我回去后会立即自杀!”梁雪诗此时隔着门说:“即使你死了,我也不会流下一滴眼泪!”

之后,叶少文表示要上洗手间,转身走到二楼梯间小解,未几又再返回现场。梁母此时从单位走出,将叶氏夫妇二人拉到楼梯间倾谈,并指叶少文或要看精神科医生。此时叶少文说自己有点头晕,定睛凝视三人谈话,突然拿出一把约8吋长的利刀,贴在杨女士颈侧,并挟持她走到单位门前,对两姐妹说如不开门,便会马上杀死梁母。

梁母力劝女儿不要开门,惟女儿因救母心切把铁闸打开,叶少文即时扑向梁雪诗,向其胸部直刺,再斩向她的颈部。妹妹梁雪雁上前企图相救,叶少文以刀刺向她的脸庞,又直插她的咽喉。梁母赶忙相救,叶少文亦向佢挥刀,梁母在命悬一线中逃入厨房。

居住在313室单位的赵先生,目睹凶手入屋的情景,并听到梁母呼救声,立即打电话报警。警方及救护员来到时,急忙把梁家三母女送往玛嘉烈医院抢救。梁家两名女儿已证实死亡,梁母则送往深切治疗部。三人最严重的伤口均是颈部大动脉。梁母住院一个月后,保住性命。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荔景邨情杀案现场之二

叶少文父母目睹事后经过后大惊,既不报警也没有施以援手,返回沙田禾輋邨康和楼的住所;叶少文行凶后亦返家。当晚凌晨警方大举掩至其住所,将之拘捕,于同年10月20日提堂。他被控两项杀人罪,加一项严重伤人罪。

当案件开审时,凶手并不否认杀人,其律师主要提出凶手是在被挑衅下行凶,以此成为减刑理据。初审时,法官并没有把此问题留给陪审团商议,10月26日陪审团商议45分钟后,法官裁定被告谋杀及伤害他人罪名成立,依例判处死刑至被港督特赦为止,但当时香港已停止死刑多时,他实际是被判终身监禁,而伤人罪则判入狱18个月。

上诉庭开审时,辩方律师集中以“挑衅”一点作理由,指出雪诗曾对被告说,即使他自杀,她也不会流一滴眼泪,有可能导致被告受刺激而失常性,杀人时已不受控,但法官没有把这一可能性交由陪审团决定。

上诉法官当时引用案例,指出法官有权决定,被告在犯案时有否被挑衅,不一定要交由陪审团讨论,所以原审法官并没有犯错。上诉庭引用在普通法案例中,法官德夫林勋爵(Lord Devlin)曾指挑衅杀人必须是“突然和短暂”(sudden and temporary)失去自控能力,若说叶少文受雪诗之言所激怒,却过了近半小时才动手,途中又曾上厕所,其行为已不符合挑衅杀人之定义。而且,他准备了利刀,并胁持死者母亲,这些举动都显示行凶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早有预谋,显示他杀人前的一刻仍有思考能力。翌年3月12日,上诉遭驳回,维持原判。叶少文2014年1月仍在监狱服刑中,未获得释放。

凶案后发生多起闹鬼事件

传闻自单位发生凶案后,单位多番发生闹鬼事件,房屋署虽多番转租,住客都未住满一个月便急急搬离。邻居经常每日凌晨三时,都会听到走廊有高踭鞋声,由楼梯(一说为升降机)一直步行到事发单位附近便消失。

最后,房屋署决定把这个单位密封,不再出租,将凶案单位及相邻单位的大门、气窗及露台以砖头封闭,并髹上漆油,从外观看就像是下层电表房的顶部。不过,传闻已被截断水电的密封单位内,夜半时分仍时常传出电视声、开关水喉声,甚至有街坊声称听到单位内传出两位女士交谈的声音。

1990年代起闹鬼事件开始冲淡,渐渐被荔景邨街坊遗忘,事隔多年后,于2012年初,再有居住在乐景楼三楼街坊,声称在垃圾房外看见女子黑影,使渐被人遗忘的闹鬼事件再成为网民热话。

入伙三十七年的荔景邨多次发生血案,其中发生于一九八四年的情杀案更轰动一时,当时单位住着母亲与一对分别为二十二岁及十八岁的女儿,大女男友不忿被「飞」而狂性大发斩人,姐妹惨死于乱刀之下。街坊对惨剧都不愿多提,有的更当无事发生。但由于该幢旧式屋邨灯光昏暗,走廊特长,日光难以照射,蒙上血案惨剧后更是阴森可怖。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凶案单位已被封死

网民灵异探测仪摆动

近日,曾有自称居于肇事单位附近的居民致电灵异节目,指晚上于后楼梯掉垃圾时看见一女性黑影,怀疑是姐妹花多年阴魂未散。这个消息即时在网上讨论区广泛流传,有指单位于晚间传出女子的哭闹声,又有指听到高跟鞋在走廊走动的咯咯声,令不少网民毛骨悚然。这个凶宅也再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有大胆网民曾带同声称能探测灵体的仪器到上址测试并拍成影片上载,只见仪器上的指针不停摆动,未知是否代表有灵体出现。

记者昨到荔景邨了解,发现该案发单位及毗连单位已被石屎密封,与楼下原为电表房打通,本来是凶宅的单位业已消失,单位对面是士多房,无人出入。据知,单位丢空多年后,房署先后安排两批租客入住,当中有一家三口均为男性,亦「顶唔顺」单位阴森,因常听到哭泣女声,迁入不久即搬走。其后房署惟有「封屋」,将单位改建为电表房。

荔景邨情杀始末:叶少文为何斩杀梁雪诗

凶案单位(右)与毗连单位(虚线示),均被改作电表房

「当年就系因为经济环境唔好,无做法事。」从小在该邨长大的葵青区区议员周奕希指出,房署十多年前将上址改为电表房,加大电压应付增加用电量。他表示,早年前曾有街坊指凶案单位附近有灵异事件发生,而近年闹鬼传闻多数由邨外传来,称毋须过于顾忌。

一名在该邨长大的居民李小姐指出,据其父母忆述,凶徒在杀人后手持滴血凶器到楼下士多致电回家,形成长长的血路,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