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80后农民刘宁亮自造拖拉机房车 带媳妇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看海

2018-10-05 17:17来源:东方头条

刘宁亮:80后农民自造拖拉机房车 带媳妇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看海

想要在路上,不一定非要家里有矿。河北80后农民亮子开着3吨重的拖拉机,带上媳妇,南下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看海。

文/韦老板

亮子再次出发了。

和媳妇一道,备好米面油,买上一些蔬菜和日常用品,装了被子和夏天穿的衣服,给拖拉机加水满上油,奔着夜色前进。

从河北往南去,没有无人区也没有高原。他们计划先从宁晋开到三亚,然后再经东南亚向西北走,最终抵达巴基斯坦——大家都想瞧瞧,这拖拉机能不能开出国门。

“大家好,我是亮哥。有一些朋友认识我,是因为我去年开着拖拉机拉着一个自己做的房子,去了一次西藏。”在停下休整的间隙,亮子熟练地向新进入直播间的老铁进行自我介绍。亮嫂则在一旁不停地忙活,洗菜做饭。

为了跟亮子去海南,亮嫂特意请了一个半月的假。之前她总在电视上看到天涯海角,但一次海边都还没去过。这次要不是亮子的鼓励,她也不会想着一块儿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他们结婚十五年以来,第一次共同旅行。

旅途没有想象中浪漫,单缸柴油机的吵闹震动,甚至比不上那些推着小车徒步的人来得自在。亮哥亮嫂以前从上海回老家,坐车也就十多个小时,等他们驾驶着拖拉机达到上海边境,十好几天就过去了。

本来计划到三亚一共只用十天,路上在微山湖边耽搁一天,快到华西村时候又耽搁一天,后来上海全境不让拖拉机进入,他们只好暂时舍下拖拉机,换成小黄车去上海看望弟弟。这么一耽搁,又四五天没了。

一路上,亮子边开拖拉机边找时间上快手开直播,反复回答那些问题:能上路?刮大风会不会翻?交警不拦?这车跑多快?上过高速没?他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但都是老铁,你不回答也不行。

直播间也会不时冒出一些黑粉言论。比如有的人上来就说亮子好吃懒做,说他不过是想刷礼物挣钱,连路上有人请客吃饭,也变成了骗吃骗喝的行为。刚开始,亮子对这些言论感到非常生气,会直接骂回去。现在他选择淡淡一笑,认为这些人只是酸葡萄。

“你是以你自己的出发点走的,你不要问某个人,说我应该怎么怎么走,那就失去你这样走的意义了。”

上次去西藏,亮子等于是逃走的。夜里三点,他跟媳妇说,今天我得去拉萨,我一定要去。媳妇说你买火车票去不好吗?去一个月,回来就好好上班。他偏不,要开自己改装的拖拉机走。

亮子早就吵吵着要做个房车,他精明地劝过亮嫂:咱不是收水果吗?可以收果的时候当个房子住。这回,他总算得逞,开着那间3吨、3米5高的房子离开了家。也是那时候,县里有人给他推荐了快手。他不知道快手能挣钱,只是用它分享记录一路的景致。

海拔一点点升高,亮子遇到大山、荒野、高反,遇到那些自驾而来的真正的房车司机,没有人因为他的拖拉机笑话他,大家都觉得,很好。

开拖拉机旅行,亮子很快在快手上红了。也有人模仿亮子,他关注过,但那些人没有到达西藏,大多数都是高原反应太厉害了,或者只是假装,反正都没有到。

这次三亚之行,看亮子直播自驾的人比之前少了很多。“三亚挑战性小,大多数人都可以去,大家想看的欲望就不如第一次好些。”老铁们想看新鲜的东西,亮子就给他们直播抓螃蟹抓河蚌,还钓了一些龙虾,但他不会做龙虾,最后放生了。

路边的作物从小麦变成了水稻,土地的颜色从黄色变成红色,油价变成了比河北贵两块钱,亮子的心态也变得不如去年了。

虽然这趟出来,有亮嫂给做饭、洗衣服,有时候在简单的路段还能帮开一会儿拖拉机,但更多时候,两人为了一些小事不停吵架。

景点门票贵,亮子说你自己去吧,亮嫂说不能一起玩我和你出来干什么,自己也不去了,其实心里是舍不得钱。有时候,亮嫂会抨击亮哥的衣品,说他穿成这样形象不好。还会因为摆地摊、卖东西不会和人讲价而责怪他。

“早十年,这可能是趟蜜月之旅,现在说白了就是出来吵架来了。” 亮哥说,“很正常,两口子哪有不吵的。”

亮嫂和亮哥在一起十五年了。2003年,亮子给别人跑运输,个头没现在高,但相比亲戚给亮嫂介绍的其他男青年,多多少少算聊得来。她不记得相亲时候是怎么想的,总之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她说行了,自己和家里各做了一半的主,就正式成了亮嫂。

结婚后,两人倒腾过水果,也在上海卖过电缆,最后回到本地的钢厂上了几年班,工作制是三班倒,平时很难有时间相处。尤其两个女儿出生后,只剩下磕磕绊绊。

他们的感情,不像拖拉机爬坡那样轰轰烈烈,“现实生活中夫妻应该都是这样,是亲情。我们俩孩子加起来二十多岁了,已经没有爱情的那种感觉了。”

亮哥说,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找个方向,至于这个方向是什么,只能先出来了再说。人都说三十而立,他不想三十多岁了还在土地上趴着。

过了苏州,亮子就很少直播了,他觉得没什么太壮阔的风景和事情可以和老铁们分享,开直播有点对不住大家刷的礼物。

“有人说我靠直播挣钱了,不是这么回事。这次出来的目的是自己看看南方的风景,陪老婆大人去趟三亚,她没去过,想去看看海。你要说就凭直播旅游,这样一点点的付出就发财,不可能的。啥成功有捷径?”

因为路上耽搁了太久,亮嫂很难在预计的假期内赶到三亚。在到达武夷山后,亮嫂很不情愿地离开了。这一次,她还是没能看到天涯海角。好在亮哥带她去了上海郊区的海边。07年他们虽然来过上海谋生,去过外滩,但从没去过那种四季如春的真正的海边。

失望归失望,亮嫂知道,亮子不是那种没有责任感的男人,这也是她认定他的原因。但同时,亮子也不是那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亮嫂说,他喜欢就让他飞,让他闯。

“要是万一闯不对呢?”我们问她。“我们有两双手,还可以接着打工嘛。两个人齐了心,什么都能干,是不是?”

进入真正的南方,免费的桑拿开始了。

越往南,亮子越觉得孤独、寂寞、热,太阳穴和拖拉机一样突突地跳。他开始有点怀念亮嫂,“跟她在一块的时候,有的时候说实话挺讨厌她的,等她走了以后,连个吵架的都没有了。”

实在是热了乏了,亮子就找一个凉快点的地方,或者找一条小河洗个澡,降降温,等不累了接着走。有时候实在太累了,再热也能睡着。

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在这种气候下与亮子同行,他的移动速度太慢了。

有个代号118的网友与他同行了一天。15年失恋以后,118就跑出去玩,亮子是在他快手上关注的第一个主播。在快手上,旅行者之间的这种行为叫做“偶遇”。

随后118去了广西,亮子往广东走。到了广西以后,118说他也没有去过三亚,想和亮子一块去,又从广西跑到了海南万宁。亮子也偶遇过一些主播,基本都只是同行一段路。在一起做个饭,慢慢走的,118是第一个,俩人很合得来。

从雷州半岛到海口,拖拉机第一次坐上了轮渡,费用是690元。亮子心疼也无奈,快赶上海南飞河北的机票钱了。不过为了到达目的地,这些都可以暂时遗忘,只要上路,没人在意你是用奔驰还是拖拉机。

在路上是没有昼夜的,拖拉机向前开动,点缀着紫色、黄色、白色、红色的花的田野扑进怀抱,来到脚下,又从迅速溜走。远方的小河和池塘在阳光下泛着波光,三只鹭鸶从山那边飞来,在路上的人们还在往前,迎风破浪,赤胆忠心。

亮子和118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最终抵达了三亚。在三亚的海边,他向老铁们有了交待,跟家人们分享了在“真正的海边”的体验。

那一刻,他才算放松下来,轻轻地睡着了。

亮子听说海南是中国面积最大的一个省,比新疆还要大,这个面积包括他经过的椰子林,吃过的糖水店,洗过澡的小溪,以及身后蔚蓝的大海。在他的家乡,这一切只能出现在电视、杂志,和其他快手主播的视频上。

巴基斯坦不知道还去不去得成,但亮子说,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全家四口人一块来真正的海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