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中国代购印度药商家:根本没见过假药

2018-07-09 11:06来源:网易

中国代购印度药商家:根本没见过假药

全球约有1.3亿~1.5亿患者被丙肝所折磨着,其中超过1000万是中国人。患者被感染后将有15%~30%的人转为肝硬化,严重者则转为肝癌,中间的时间大多是20年。因此,丙肝也被称为“沉默的杀手”。

但是这个千万级庞大群体治疗诉求的背后,隐藏着中国一直以来治疗丙肝手段的单一和尴尬:在丙肝新药已经问世的情况下,最主要的抗病毒治疗方案仍是注射聚乙二醇干扰素α与利巴韦林的联合应用——副作用大,治疗效果有限。

国外具有明显疗效且副作用很小的药物,是来自美国的“吉二代”,2014年推出,主要用于1、4、6型丙肝的治疗。但其价格令人望而却步。一个疗程的价格直达9.45万美元,约合60万元人民币。

然而在印度,出现了与这种丙肝新药疗效相同,售价却仅为美国药1/70的仿品,这给国内“丙友”们扒开了一道能见曙光的裂缝。

在不同的心态驱使下,“丙友”通过医生、代购,或者是旅行、网购等各种途径,求得自己的治病良药。

“从医生渠道来的才最安全”

小军的网名“咸鱼”里透着淡淡的绝望。他第一次和丙肝扯上关系,是九年前的事情,那年他初中毕业,刚刚15岁。

一次突发胃病住进市级医院,却在例行检查后被告知自己患了丙肝,在此之前小军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从小长在信息闭塞的西北乡村,他无法捕捉到任何与“丙肝”相关的信息。只是听主治大夫说:这病不严重,打一年针就好了。

由于家境一般,在1280元的进口干扰素和70元一支的国产干扰素间,他没有丝毫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并付出了每隔一天就要进行一次注射的代价。

“医生说前两针会有点副作用。”300万单位的干扰素注射进体内的当晚,小军开始高烧不退。头晕、乏力、恶心,种种不适感也在随后几个小时相继袭来。他强忍着熬过了24小时,还没来得及喘气,就等来了第二针。

“内分泌失调、消化系统受损,精神异常……”因疼痛无法入眠,小军半夜坐在床上接受干扰素的不良反应。他第一次感到害怕,背着爹妈边掉眼泪边安慰自己:熬过这一年就好了。

终止了学业,没再去找工作,他挣扎着打完近180针干扰素,却在一年后等来一个近乎绝望的结果:复发。

小军带着检查结果跑了几家省级医院,有的医生说国产针对他已经失效,只能尝试注射进口干扰素;有的医生说绝对不能停针,只有等待抗体转阴才能彻底痊愈。为了活着,他只能选择加大注射剂量,继续进行治疗,在每次600单位干扰素的作用下,小军体内的丙肝病毒终于在8个月后再次转阴。

然而抗体的状态却迟迟没有变化,“一直在等抗体转阴,所以又打了五年,后来都不用去医院了,我自己买了药就能注射。开始还打哆嗦,最后闭着眼睛都能给自己打针。”

这段经历让小军被唤作“战士”,几乎所有“丙友”都觉得不可思议,“咸鱼”怎么能熬过七年干扰素的摧残?

七年间,小军体重最轻时只有69斤,不间断的副作用把他牢牢“拴”在了床上,不敢出门面对朋友,更害怕别人的目光在头顶上停留——累积的毒素让他的头发一撮撮脱落。他陷入了极度的自卑,除了家人,所有知情者都躲得远远的,就连去分诊时医院的护士都会刻意拉拉口罩把头扭开。

“我是怪物吗?”小军不解,“丙肝病毒并不会因日常接触而轻易被传染啊。”

与针筒为伴的青春期里,他几乎不会笑,更忘了兴奋是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在和病友聊天时偶然得知了印度有一种治疗丙肝的新药:副作用小,治愈率高,唯一的缺点是国内无售。

必须搞到这种药,越快越好,他催促着自己。他能想到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求助主治医生,讲明自己的诉求后,小军当天下午便在医生的搭桥下联系到了“供药商”,顺利地花费18000元买到了一个疗程的“印度吉二代”。手里握着药瓶,他觉得自己终于“得救”了。

病友们告诉他,如果自己买,免去医生的提成和“公钥”上药价还可以更便宜一些,但小军还是相信:“药从医生的渠道来才是最安全的。”